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末代皇帝》創作藍本,“帝師”莊士敦眼中的溥儀和近代史

曾夢龍2019-11-08 14:33:30

倉皇顛沛之際,唯莊士敦知之最詳。今乃能秉筆記其所歷,多他人所不及知者。——溥儀

《紫禁城的黃昏》(評注插圖本)

內容簡介

莊士敦在中國生活了三十余年,是名副其實的“中國通”。 1919 年— 1924 年,他身為溥儀的英文老師,見證和參與了溥儀所經歷的一系列浮沉奇遇。在這本“目擊身經”的實錄里,莊士敦不僅書寫了末代皇帝從少年時代到青年時代的身世,也借此勾連起從義和團運動到袁世凱稱帝、張勛復辟、馮玉祥兵變等諸多重大事件的中國近代史。

譯注者高伯雨對書中提及的各個人物生平和風俗習慣都十分熟悉。全書包含兩百多條譯注,道出歷史的諸多隱秘細節,為我們還原了真實而生動的時代面貌。

作者簡介

莊士敦(Reginald Fleming Johnston,1874—1938),出生于英國蘇格蘭。先后就讀于愛丁堡大學、牛津大學瑪格德琳學院,獲文學碩士學位。 1898 年被派往中國。 1919 年被聘為清朝末代皇帝溥儀的英文教師; 1924 年溥儀被逐出宮后,不再擔任該職。著有《儒學與近代中國》《佛教中國》《紫禁城的黃昏》等書。

譯注者簡介

高伯雨(1906—1992),原名秉蔭,又名貞白,筆名有林熙、秦仲龢、溫大雅等,廣東澄海人,香港著名學者、散文家,以諳于掌故馳譽香港文壇。曾留學英國,主修英國文學。回國后,在上海工作,抗戰期間回港,為多家報社寫專欄,并創辦《大華》雜志。集結出版的作品有以“聽雨樓”命名的文集五種,譯注有《英使謁見乾隆紀實》《紫禁城的黃昏》。

書籍摘錄

給李經邁一封萬言信(節選)

親愛的 XX 先生:

在端午節期中,我離開北京一個時期,等到我歸來,已是 6 月 3 日了。到家之后,我才聽到徐世昌總統突然辭職的消息。在這天的早晨,遜帝從電話中知道我回來,就派一個心腹人送一封信給我,信是用鉛筆寫的中國字,請我即日下午三點鐘入宮在他的寢殿和他見面。他又教我預備好兩輛汽車在三點鐘時停在東華門等候。但他卻沒有說明用途。最后他教我對此事嚴守秘密,因為他不想內務府和那班師傅知道這件事。

我雇了一輛出租汽車,我自己開著我的車子準時到了東華門。入宮后,遜帝已在養心殿等候我了。殿里頭除我們外,并無第三人。我們見面的時間共一個多鐘頭。這是我生平所遭遇的大事之一。他要我立即帶他到英國公使館。他已下了決心,所以他一見我面時也不想和我討論這個問題。這就足以說明他為什么要我雇多一輛車子的原因了。他的意思是我和他同坐一車,另一車是給他的侍從乘坐。遜帝對我說,他一到了英國公使館,他就發出告中國人民的通電,說明他每年接受中國政府那四百萬元的津貼是一件恥辱的事,他不想無功食祿,徒靡中國人的血汗,同時他也決定放棄他的有名無實的大清皇帝的尊號,即日遷出紫禁城。通電發出之后,他就立即準備一切前往歐洲游歷。所以他想打擾英國公使館一下,讓他居住準許他辦理這些事情,待各種必要的手續辦妥后,他便離開。

我以前曾屢次和您談到在這一兩年之中,我常常和遜帝討論中國局勢的問題,又討論到他處境的現實問題。就算北京政局上沒有什么風浪,遜帝已經是不想久安沉默的了,何況他現在已經不是個孩子,而是一個會思考會作主張的青年。他已經瞧出他這樣生活下去是絕不合理的,他如果不改變這環境,他就一日不能安靜。

遜帝戲劇化地突然決定拋棄一切尊榮,并不會使我覺得駭異,因為他以前曾和我表示過多少次,所以我恭聽之下,也就不會為之愕然,嚇到屁急尿流和那班內務府人員一樣了。他知道我早已了解他的心事,所以他才推心置腹托我辦理。我對遜帝說,如果他在徐總統辭職逃出北京后的第二天,也跟著走到外國公使館里托庇在外國旗幟之下,人們會很自然地聯想到遜帝與總統之間一定有什么陰謀存在,中國人和報紙就會根據這些事情攻擊徐世昌,自然也會把遜帝連帶在內攻擊的。

我進一步向遜帝指出,他要在這個時候做英國公使館的客人,這個想頭是錯了。不錯,在不久以前,北京附近發生內戰,局勢的發展,也許對遜帝本身有危險,所以由我去英國使館辦交涉,請他在英使館作客,英國公使當然樂于答應,但目下的情形與前完全大不相同。遜帝本身并沒有什么危險,所以英國公使答應保護自不能成為理由。遜帝說他要利用英國使館為護符使皇室人員無從阻止他發表通電和出國,如果這是一個理由,照我看來,英國公使一定不肯答應以使館接待遜帝的。即使英國公使私人愿意這樣做,但英國政府也不會讓他這樣,因為恐怕引起中國人民與政府的反感,認為英國干預人家的內政。我對遜帝說,待我去英國公使館和阿爾斯頓爵士解決這個問題,在一小時內,我便可以將阿爾斯頓爵士的答復帶回來的。不消說,這件事當然辦不通的,遜帝只好很勉強的打消此意了。

你也許要想知道為什么遜帝忽然這樣急于要放棄他的尊號和民國的優待費。其實他在很久以前就屢次和我討論到這個問題了。至于他在今日突然要采取行動,照我推想是有三大原因促使他的。

電影《末代皇帝》海報,來自:豆瓣

第一、請讓我指出,遜帝是個聰明而有思想的青年,他很留心閱讀各種報紙,并細心去觀察報紙中那些千差萬別的政治言論。他對于現代中國的情形較之一般成年的讀者認識得更清楚,所以他對自己的處境,絕不存有幻想。遜帝所知道西方國家的社會情形,比他的師傅們更多,他的師傅盡是讀古書出身的翰林,所知者只限于中國文史這方面,但遜帝能拿中國的社會與西方國家的社會作比較,他們卻沒有這種能力。遜帝對于他的王朝的歷史很清楚,能知道其中的興衰原因,所以他對于中國人發動革命把他的腐敗的王朝推翻,并不埋怨,他也曾對我很坦誠地批評慈禧太后等人的昏庸貪污無能。當他在孩提時代,他自然是安于一切帝王的享受,從未想過是誰和當日的臨時政府訂下了這個優待條件。到了最近這三年,根據我觀察所得,遜帝已漸漸感覺到每年拿民國政府一筆巨額津貼而他本人卻坐著不做一事,這對他是一個巨大的恥辱。

第二個原因是:遜帝對于宮里的辦事人那種腐敗程度,已漸發生深惡痛絕之感。他曾對我很憤慨地談到某些人——他們的名字,我不想在信里寫出來——種種蒙蔽浮冒欺騙的情形;他們揩油受賄是絕不會臉紅的,而且大小不捐,只要有利可圖,無不全力以赴。他曾對我談到莊和太妃逝世時那種可怕的情形,她一斷氣,伺候她的太監就把她寢宮所藏的財寶盡行偷去。更使他說到就生氣的是當他要懲辦那班匪徒之時,王公大臣們紛紛阻止,自然,宮里全部太監也求情,使他不能動手。試想遜帝處在這個環境之下,他有什么自由可以發出通電放棄他的一切權利和虛榮呢?遜帝不愿徒負虛名受民國津貼巨款,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實際上這筆款項是完全歸內務府那班人糊里糊涂的賺了去,他何必為他們擔起這個責任?

遜帝有一個觀感,恰恰和我的也一樣,他認為當日代表皇室和民國簽訂優待條件的人,他們簽訂此件的真實用意,不在保存皇帝與皇室人員的利益,而是為了他們的利益打算,有了這個優待條件,宮里的辦事人便可以繼續過著他們的奢侈生活,不必出來到社會上找尋職業了。我過去三年中,在紫禁城里所觀察的種種情形,證實他們絕不為遜帝的福利著想,而只是為私人的利益打算。無疑地,宮里的人是絕對希望遜帝活著的,如果一旦遜帝死去,他們便會陷入經濟的窘境,只要遜帝一天活著,他們便滿足,至于遜帝的健康以及其他,他們滿不在乎。例如去年遜帝患近視癥,假如不是我以辭職要挾,內務府大臣們還不肯讓我帶外國眼科專家入宮為遜帝檢查哩!

第三個原因也許是遜帝鑒于中國的議院在不久的將來就要恢復了,激烈派的議員,會提出關于取消優待清室的問題。所以他為了“面子”起見,不如自己先來個行動,反覺得大方。

除了上述三大原因外,我還要提出第四個原因。我曾向遜帝的首席師傅陳寶琛提到遜帝所處的環境對他智力和體力的健康有惡影響,因此陳寶琛就安慰遜帝,說什么歷代的皇帝皆與人隔絕,他們要受種種拘束,行動不能自由等等。遜帝對他道:“可不是,他們是有實權的名副其實的皇帝,所以就要受做皇帝的規矩束縛和限制。雖然行動上少些自由,但他們卻有皇帝具備的實權,可以補償損失。我呢,只是一個空頭皇帝,徒擁尊號,我的百姓就是太監和一些所謂宮內的大臣,甚至我在我管轄的宮廷里要做一些合理的事情,我平時不敢信任和鄙視的人民往往反對和破壞。”

我向遜帝指出一件事情,也是使他暫時打消此舉的一個原因。我說,中華民國現在還未有國會(在目前甚至也沒有總統),沒有一個機關可以接受他放棄的各種權利的。

此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尚未提及的,那就是幾個月前我對您和劉健之(譯注:劉健之原文作 Liu Chien-Chih ,為李經邁的親戚,健之是安徽廬江人,父親劉秉璋,官至四川總督,與李鴻章關系極深。溥儀《我的前半生》第一集第 151 頁說,他請李經邁主持清理財產事情,李不肯到北京,只推薦了他一位姓劉的親戚代替他。這個姓劉的干了不過三個月,就請了長假回上海去了。)說過,遜帝曾對我說,他要放棄民國的優待費,您叫我對遜帝說,除非他對皇室的財政情形全盤調查詳細之后才可以這樣做,否則將對己不利。

我們須知道,皇家那班辦事官員多年來的種種作弊和蒙混,到今已十二年了,在目前,我們很不容易知道皇室共有多少財產。因此,我們為遜帝的利益打算,似乎不應放棄民國政府的優待費,等到皇室財產徹底清查之后,有一篇詳細賬目,哪些財產仍為遜帝所有,他可以靠這些入息而生活無缺,到那時才放棄未遲。經過勸告之后,遜帝同意組織一個特別委員會,負責清理皇家財產。這個機構,自然不能讓內務府各官員參加,非找個外邊能負責的人來擔任不可。我建議最好委派閣下與劉健之先生做這個委員會的委員,遜帝認為我這個建議很好,他同意了,他還很高興地表示他對閣下極端信任,并愿意封閣下為“太傅”,提高閣下在紫禁城中的地位,可以隨時見駕。這個建議,紫禁城里那班官員是竭力反對的,但遜帝堅持要這樣做。他召見內務府大臣很坦白地對他們說,并叫他們轉告攝政王,他不再是他們的傀儡了,他要自作主張。遜帝對那班大臣所說的一番話(后來給我看他的訓示的草稿),他們也許一生都不會忘記的。

提到皇室的財政問題,我想促請閣下注意一事,因為閣下將是該未來的委員會一個有力量的人,所以閣下就要和民國政府弄清楚哪一些是屬于皇室的可以移動的財產,這些財產遜帝有絕對主權可以使用的。假如閣下留心一下近數月來的北京報紙,便會發現它們不時登載有關宮廷出賣某些寶物的新聞。已經有人提出反對紫禁城此種舉動了,他們的理由是這些寶物完全屬于國家所有,遜帝無權將它變賣。今日的《順天時報》登載一個消息,據說近日紫禁城將一批貴重物品送入某外國銀行,由“某外國人”居間,將之出賣,如果成為事實,則“此無價之寶將不復為中國所有矣”云云。

遜帝本人對我說,《順天時報》所載的那一段新聞,大體上是正確的,不過,如果暗示“某外國人”是我,那就大錯特錯了。因此,我想閣下必會同意我的觀念,這件事關系遜帝與皇族甚大,閣下應要早日與民國政府弄清這件事情,劃分清楚哪些皇室財產屬中國政府,哪些屬于清室和皇族。

劉健之先生和我談及這些事情,他認為遜帝不必放棄民國的優待條件和尊號。如果遜帝決心要放棄優待條件,那么,他在目前至少要保留著尊號。在您給我的一封信中,您也持此意見。然而我似乎未能與閣下的意見相同。根據我的看法,解散紫禁城的整個組織及其一切,這才是對遜帝本人有利的事情。我們看得很清楚,遜帝一日不放棄民國政府準許他擁有的那個空頭尊號,自然就有一大批人為其本身利益所驅使死要維持著一個有名無實的朝廷和一個皇室。其結果當然是遜帝要繼續過著那種虛偽的生活,拿出他個人所有的少量私產來和這班自私自利的人享用。如果您仍然認為他非擁有這個空頭尊號不足以壯觀瞻或對他的祖宗有愧,對不起,我恐怕未能與閣下的意見相同。遜帝一日擁其虛銜仍住在紫禁城里稱孤道寡,中國的激烈派報紙就一日不停其攻擊。中國人民見他退位之后,仍然擁有一切皇帝排場倒也沒有什么表示,他在紫禁城里封官賜爵,民國政府也像沒有這回事似的并不干涉。可是在外國人看來,他不過是一個已經退位的皇帝而已,與其他退位的皇帝在本質上沒有絲毫差別。他在外國人的心目中,只是一個退位的皇帝,他們在閑談或在文字上提到遜帝,也是這個概念,并不把他當作今皇帝看待。所以,他放棄這個空頭尊號,在外國人面前絕不會失去“面子”。從外國人的觀點來說,他現在是一個退位的皇帝,他放棄了尊號之后,他仍然是中國的退位皇帝。

莊士敦謹上

1922 年 6 月 8 日北京


題圖為電影《末代皇帝》劇照,來自:豆瓣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时时彩360 内蒙古时时彩 互联网理财平台大全 股票涨跌幅度公式 快乐时时彩 广东时时彩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股票涨跌是什么控制的 大智慧手机炒股新版本 新股申购一览表 股巢网配资 河南快赢481 河南快赢481 足球比分网 重庆百变王牌 米管家配资 浙江飞鱼